我不怨你,我爱你。

“我问你,你真的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吗?”


魏长峰烦躁的撸了一把头发,原本服帖的头发被逆着一把撸了上去,搭在他脑袋上张牙舞爪。他偏过头重新望向那个人,那人安静地站在那里也同样看向他。他今日套了件深色长袍,像是要融进背后的一片墨绿色团里。


在这要命的沉默中,魏长峰狠狠地吐了口气,像是要把那些内心的情绪拼命的压下去。都说岁月会留下痕迹,他倒觉得未必。


这么久了,他俩认识少说十余年。可到了现在,他依旧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在想什么。只有他闷头乱撞,只有他担心得夜不成寐,而那个人自己呢,连自己想干什么都不知道。


可是他偏偏喜欢。...


这世间大多都是事与愿违,否则哪儿来那么多求而不得呢。


“记住了,信或否那都是亡命之徒问的,因为被逼到了穷途末路,妄图请求看在先前的情分上在你这儿一条生路。这样的人,信不得。”

“因为他们为了生存,舍弃了尊严,他们什么都能做。”


“舅舅,若我站在那断头台上,天下人都叫我死,你信不信我?”

“我自然是不信的。”

“现在的世界充满的不确定因素,而你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们都是将死之人,可能是明天,也可能是今天。”林穷靠在石头上喘着气,石头凸起的棱角硌的他非常难受,但是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动了。他的脸颊蹭的一块又一块的青紫,看起来狼狈的要命。他转过头冲许雁飞扯着嘴角笑了笑,“我们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及时行乐,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,那就在一起。能多待一会儿是一会儿,我不想等到被丧尸撕下一块血肉的时候,还在遗憾我为什么没有把那句喜欢说出口。”


“我有太多太多的遗憾了,我不想在多添更多的东西在里面。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我想做的事,这是我现在所想做的,也是所能做的。”


“我特别喜欢你,真的。”林穷凑上去吻了吻许雁...

他的感情来的汹涌澎湃,带着一股无可置喙的力道扑面而来,铺天盖地,涌进口腔,眩晕、窒息、畏惧,这种随之而来的负面情绪迫使他后退,正当他颤抖着向后退了一步的时候,却被一双手牢牢的抓住。


他看着那双手,没有得到任何抚慰。


是他将自己放于危难之中,又是他试图将自己扯向陆地。

© 迟野 | Powered by LOFTER